枝鸣

摄影/手写
其心不悔,其心不改
永不妥协,永不忘记


“忆昔少年时。”

一直信字如其人说,现在在日记里嘤欧阳先生和谢伯伯的我和当年那个在日记里嘤欧阳先生和谢伯伯的我差了多少呢

感谢古剑又让我青春了一把(你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