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鸣

摄影/手写
其心不悔,其心不改
永不妥协,永不忘记

真正想修片的时候大多都在半夜...或者想修不能修的时候...
一直还是觉得自己的创作太过情绪化太过随意...可是懒得改...

想说废话的时候就希望手头有张照片可以发,然后用照片把废话憋回去。

近几日朋友复习长恨歌,又谈起了王安忆对景物的描写,不由得反思了下自己目前的笔力,瞎琢磨,不真正落笔写东西凭空想并不能做个客观考量。

也就这两个月的事情,某个自己仿佛又醒过来了,狂歌痛饮是真的畅快呀。

随便写两句,又是一年春天呢。

评论